歡迎您來到杭州造價網!
不做鄉愿之人
發布日期:2018年02月08日

     官官之交、選人擇人,關乎政治生態,關乎事業興衰,不可不慎。

  縱觀史書,發現從古至今,官官交往、選拔人才都有一個很明確的標準,那就是寧取狂狷,不取鄉愿。

  《論語·子路》中有言:“子曰,不得中行而與之,必也狂狷乎??裾囈?,狷者有所不為也。”

  孔夫子的意思是,與人共事,能找到思想不左不右、言行不激不隨的人,那是最理想的。但此類德才皆一流的人畢竟鳳毛麟角。于是,就可取其次,寧可找偏狂一點、清高一點的人??襻?,放在今天就是才能突出、性格倔強、敢于創新,但有時也喜歡標新立異甚至不太聽話。但如果幫帶有力、管教有方,也可干出一番事業來。

  與狂狷相對,人們最厭惡的就是鄉愿之人。何謂鄉愿?孔子稱為“德之賊”。孟子對此解釋為:“非之無舉也,刺之無刺也。同乎流俗,合乎污世,居之似忠信,行之似廉潔,眾皆悅之,自以為是,而不可與入堯舜之道,故曰德之賊也。”朱熹后來也曾注釋:“謂謹愿之人也,鄉里所謂愿人,謂之鄉愿。”

  鄉愿之人,說白了就是老好人、偽善之人,喜與不潔同流合污,為了好處不惜阿諛逢迎、甘當“拍馬者”。與此種人交往,短時間可能看不出來,長時間就會原形畢露。到頭來,不是被其“捧殺”,就可能被其“棒殺”。

  司馬遷在《史記·汲鄭列傳》講過一個故事:“始翟公為廷尉,賓客闐門;及廢,門外可設雀羅。翟公復為廷尉,賓客欲往,翟公乃大署其門曰:‘一死一生,乃知交情。一貧一富,乃知交態。一貴一賤,交情乃見。’”鄉愿之人,就類似這些賓客,為了攀援汲引,不惜自降身份,為他人“抬轎子”,一旦沒有利益,就作鳥獸散。

  鄉愿之人,還有一大特點就是偽善??此頻爛舶度?,實則人前人后、臺上臺下不一樣。

  紀昀在《某公表里》一文中對鄉愿之人進行了無情的抨擊和諷刺。有一官場之人,一日,其同鄉為外吏者有所饋贈。某公自陳平生儉素,雅不需此。見其崖岸高峻,遂逡巡攜歸。某公送賓之后,徘徊廳事前,悵悵惘惘,若有所失。如是者數刻。寥寥數句,把這一鄉愿之人的偽善面貌展示得淋漓盡致,讓至今看到此文的人都覺得辛辣。

  鄉愿之人,今天仍然存在。在我們黨內,這種人被稱為“兩面人”。從近年落馬的“老虎”“蒼蠅”看,鄉愿之人不乏其例: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喊起口號來響當當,對黨中央決策部署卻不作為、不落實;南寧市委原書記余遠輝落馬前幾個月,還在媒體上大談“做忠誠清廉擔當的好干部”……

  現實中的鄉愿之人,臺上一套、臺下一套,當面一套、背后一套。有的把“信仰”掛在嘴邊,私下卻篤信風水、迷信“大師”;有的張口“廉潔”、閉口“自律”,私下卻瘋狂斂財;有的對上級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,對下級和群眾則冷漠無情、趾高氣揚。此種人,與之交往,則破壞從政風氣;給其擔子,則危害黨和人民的事業。如不將其及時辨別出來、清除出去,“猶如一顆定時炸彈”,后果不堪設想。

  隨著正風肅紀反腐的持續高壓,隨著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深入推進,隨著各種監督的“探頭”越來越多,鄉愿之人若不悔改,即使“演技”再高、藏得再深,也終會露出馬腳。(桑林峰)

來源: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

主辦單位:杭州市建設工程造價和投資管理辦公室

技術支持:杭州尚維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證:浙ICP備05015534

{ganrao}